“向前!向前!向前!我們的隊伍向太陽!腳踏著祖國的大地,背負著民族的希望,我們是一支不可戰勝的力量……”

  多年來,中國人民解放軍威武文明的英姿已成爲我們共同的記憶。每每提到人民子弟兵,耳畔都不禁響起這首《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行曲》。你知道嗎?這首歌曲背後,還有好多動人的故事……

  際會

  1937年,盧溝橋一聲炮響拉開了中華民族全面抗戰的序幕。

  面對山河破碎、人民陷于水火,中國共産黨向全國發出了堅定的抗戰宣言。無數愛國青年、進步學生投身革命,以身許國。

  延安,作爲彼時的革命中心,成爲革命者們心之所向的聖地。19歲的朝鮮青年鄭律成(1950年正式加入中國國籍)就是奔赴延安的有志青年之一。

  

  鄭律成在延安

  抵達延安後,鄭律成目之所及皆是不屈不撓、爲國家民族奮鬥著的抗日軍民。他們在山間放聲歌唱,鼓舞著身邊的人投身到鬥爭中去。一時間,這位青年被革命的熱情感染,先後創作出《歌頌延安》《延水謠》《生産謠》等深受延安軍民喜愛的革命歌曲。

  公木,原名張松如,出生于河北辛集市北孟家村的一個普通農民家庭。雖然出身貧寒,但他自幼聰穎,文采超人。抗戰爆發後,他攜妻奔赴西安,成爲了一名八路軍戰士。1938年5月,張松如以“公木”爲筆名創作出了優秀敘事詩《岢岚謠》,從此便一直使用“公木”這個筆名。因文采出衆,他被調至中國人民抗日軍政大學任職。同年年底,鄭律成也被調入抗大。1939年1月,28歲的公木第一次見到鄭律成。兩人一個寫詩,一個作曲,成爲了住在同一個窯洞裏的兄弟。

  

  1939年2月鄭律成在指揮合唱

  玉成

  1939年7月,因抗大教學員工轉戰敵後辦學,公木和鄭律成迎來了短暫的工作空隙,爲八路軍寫歌的夙願有了實現的條件。

  

  公木

  彼時,《黃河大合唱》唱響了中國大江南北,受此影響,鄭律成也想寫一部大合唱。“鄭律成跟我講,說咱們也寫個大合唱,我說能寫什麽東西呢?因此我們兩個商量著,就寫八路軍吧,寫八路軍大合唱!”數十年後,公木這樣回憶道。

  

  公木與吳翔結婚證明

  說幹就幹,兩個青年即刻提筆。不到一周,公木就創作出了大合唱既定的八支歌。公木每完成一篇詞,鄭律成便拿去作曲,窯洞裏缺少樂器,鄭律成就用手打著節拍,邊在屋裏兜轉邊哼唱。

  僅僅兩個月,《八路軍大合唱》全部完成,即刻響徹抗大,其中剛勁有力、鬥志充盈的《八路軍進行曲》流傳最爲廣泛。

  1939年冬,由鄭律成親自指揮的《八路軍大合唱》在中央大禮堂唱響。此後,大合唱便在各個抗日根據地傳唱開來,人民的軍隊唱著“我們的隊伍向太陽”向前線開進。解放戰爭時期,根據當時的形勢和任務,這首歌的歌詞略有調整,並更名爲《人民解放軍進行曲》。

  1949年,《人民解放軍進行曲》被列爲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大典演奏曲目,在天安門奏響。1951年,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統一修定了歌詞,刊登于《部隊歌曲選集》第一集。同年2月1日,總參謀部頒布的《中國人民解放軍內務條令(草案)》中,將它定名爲《人民解放軍軍歌》。1953年5月1日,總參謀部頒布的第二個《中國人民解放軍內務條令(草案)》將這首歌改爲《人民解放軍進行曲》。1965年,《人民解放軍進行曲》改名爲《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行曲》。1988年7月25日,經中共中央批准、中央軍委決定,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簽署命令,正式將《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行曲》定爲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歌。

  

  中央軍委1988年第24號命令:頒布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歌(現存于辛集市公木紀念館)

  附:《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歌》歌詞

  向前!向前!向前!我們的隊伍向太陽!腳踏著祖國的大地,背負著民族的希望,我們是一支不可戰勝的力量。我們是工農的子弟,我們是人民的武裝,從無畏懼,絕不屈服,英勇戰鬥,直到把反動派消滅幹淨,毛澤東的旗幟高高飄揚。聽!風在呼嘯軍號響,聽!革命歌聲多嘹亮!同志們整齊步伐奔向解放的戰場,同志們整齊步伐奔赴祖國的邊疆,向前!向前!我們的隊伍向太陽,向最後的勝利,向全國的解放!

1
【關閉】 【打印】     [責任編輯:馬亞辰]
互聯網有害信息舉報專區

版權聲明:

凡注明來源爲"銀川新聞網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銀川新聞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。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否則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