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影《哪吒》海報 資料圖片

  在這個票房稍顯低迷的暑期檔,國産動漫電影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(以下簡稱《哪吒》)脫穎而出,成爲暑期電影市場上的票房黑馬。截至目前,該片票房已突破12億元大關,市場表現和口碑雙雙完勝稍早上映的美國大片《獅子王》。

  多年前,我們還在感歎國産動漫與好萊塢拍攝的《功夫熊貓》《花木蘭》的差距,如今越來越多的國漫精品已悄然出現。從2015年的《大聖歸來》到2016年的《大魚海棠》再到今年的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《白蛇:緣起》,高質量的國産動漫作品越來越多,勾勒出一條國漫崛起的發展曲線。

  1、文化自信的生動呈現

  觀察上述作品不難發現,越來越多的國産動漫自覺地將中國傳統文化元素融入作品中,用傳統經典故事形象诠釋主題思想,實現了現代藝術與傳統文化的完美結合。

  之前的《大聖歸來》在《西遊記》小說原著的基礎上進行了大膽創新,塑造出了一個有著俠肝義膽的東方武俠英雄形象。《大魚海棠》取材于《莊子》,並融合了《山海經》《詩經》等古代文學中的精華。而《哪吒》的素材則來源于中國古典文學作品《封神演義》,講述了哪吒雖“生而爲魔”卻“逆天而行鬥到底”的勵志故事。

  過去一個時期,在日韓和歐美動漫的影響下,許多國漫的創作者紛紛走上了模仿的道路,不少國漫故意起個洋名字,形象設計趨向日韓、歐美,如果不仔細辨別,幾乎看不出是國産動漫。同質化、概念化頻頻被觀衆诟病。

  “中華文化有著鮮明的東方特色,東方文化和藝術也不同于西方,因爲我們的審美標准和日常生活都與西方不同。我們的飲食、運動、學習中無不蘊含著自己的文化,中華文化滲透在每個中國人的血脈裏。”從事了一輩子動畫創作的編劇淩纾說,“只有根植于我們自己的文化和曆史,才能保持國漫鮮明的東方特征。”

  《哪吒》等優秀國漫作品,不僅取材于傳統文化,還以當代中國人的視角傳遞出主流價值觀,讓觀衆獲得了全新的審美體驗。“就像《哪吒》,表達的是中國文化中‘不信天、不信命’的價值觀,是真正的國漫。”北京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研究員、博士生導師張慧瑜說。

  從傳統文化中挖掘寶藏,生動的呈現文化自信是動漫創作者們積極追求的。正在金鷹卡通衛視播出的國家廣電總局“中國經典民間故事動漫創作工程”重點動畫片《八仙過海》也是例證,取材于國人耳熟能詳的“八仙過海”的故事,但又顛覆了傳統表達方式,用“探險”作爲講述方式,讓孩子們在“平凡人通過奮鬥也能夢想成真”的故事中感受中國優秀傳統文化中“孝、忠、善、廉”等傳統美德及價值觀。正如國家廣電總局宣傳司司長高長力所言,“《八仙過海》等作品將故事內容與新時代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相結合,弘揚中華民族傳統美德,不斷創新的動畫片形式更具全媒體傳播力與影響力,更易于孩子們接受和喜愛。”

  2、技術進步的生動注腳

  本世紀初,說起華麗特效與精美剪輯,觀衆首先想到的便是好萊塢大片。好萊塢迪士尼動畫電影的奇幻與酷炫,曾經彙聚了大量中國觀衆的目光。成龍當年就感歎:“我們有功夫,有熊貓,卻沒有《功夫熊貓》。”現代動漫作品,不僅是一門藝術,更是一個工業化的産品。成龍當年的“遺憾”,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我們的動漫制作被技術“卡了脖子”。

  上海摩都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創始人馮凝華認爲,在遊戲行業的帶動下,中國的3D技術這些年進步迅速,相關公司也多,不少業務能力達到了國際水平。現實中精品國漫的大量出現,是中國動漫工業技術進步的生動注腳。

  觀衆普遍表示,《哪吒》不僅故事好,其特效、動作設計、配樂節奏等也都達到了較高的水平。《哪吒》創造了國産動漫的一個高峰,與其高水准的制作分不開。

  據了解,《哪吒》經曆了一個漫長的孕育過程。曆時2年打磨劇本、3年制作,60多家制作團隊、1600多位制作人員參與……僅“江山社稷圖中四個人搶筆”的草圖就做了2個月。《哪吒》導演餃子在接受采訪時半開玩笑地說:“很多家公司在接了這個項目後離職率都上升了,因爲我們對制作的要求非常高,不少動畫師、特效師都表示壓力太大。”

  接受記者采訪的業內人士表示,過去整個行業都太浮躁,比較急功近利,“許多作品只有一兩年的制作周期,做出來的作品往往就成了‘快餐’,難以給人留下長久的印象”。從《大聖歸來》到《哪吒》,它們的成功都再次表明,動漫制作既需要匠心,也需要耐心。國家一級美術師、動畫導演曹小卉舉例說,《大魚海棠》制作了十年,《大聖歸來》制作了七八年,這次《哪吒》制作用了五年,所以“要出精品,得慢慢來,急不得,因爲這是行業規律”。

  3、承前啓後的深入探索

  在中國藝術研究院副研究員孫佳山看來,《哪吒》的成功,當然跟其“硬核”品質有關,但也是市場對國漫需求的情感迸發。中國人對自己的文化本身就有心理認同,做出較高水准的影片勢必會得到國人的熱捧。

  國漫越來越好看了,但是它要走的路還很長。很多人關心,未來能否出現更多的《哪吒》。正如孫佳山所言,對于審美水平越來越高的中國觀衆而言,盡管《哪吒》較以往的國漫作品質量更高,但客觀來講仍然有進步的空間。“我們在給予肯定的同時,也應該及時總結得失,過高的評價對于國漫整體發展也不完全是一件好事。”

  張慧瑜認爲,國産動漫電影要想走得更遠,還得繼續打牢基礎。動漫電影制作是個綜合的工業化流程,除了特效方面的技術,還需要服、化、道、攝、音、美等各個環節的配合,而這些環節的專業性人才儲備還不充足,這需要從學校教育這樣的基礎性工作做起。

  同時,對于國漫的未來發展,孫佳山認爲:“中國動畫電影僅僅向後探尋、走老路是遠遠不夠的。如何消化虛擬現實、人工智能這些方興未艾的新媒介技術,進而實現中國美學風格的藝術表達,真正觸碰到這個時代的文化脈搏,迎接這種承前啓後、繼往開來式的曆史挑戰,需要新一代中國動漫人下大功夫去深入探索。”

  (記者 韓業庭 通訊員 王茜)

  (責編:韋衍行、丁濤)

1
【關閉】 【打印】     [責任編輯:馬亞辰]
互聯網有害信息舉報專區

版權聲明:

凡注明來源爲"銀川新聞網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銀川新聞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。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否則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